优爱腾自称“难兄难弟” 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短视频侵权

  • A+
所属分类:在线视频

原标题:优爱腾自称“难兄难弟”,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短视频侵权

“从我这开始,就是难兄难弟的发言了。” 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登台发言的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文娱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这样打趣,引起了台下一阵笑声。

在优酷之后,“难兄难弟”爱奇艺、腾讯视频陆续发言。樊路远感慨,“三年前我们(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多风光,往哪儿一坐都是焦点。”但现在,“论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 。”

有意思的是,在这场网络视听大会上,长视频的三家负责人不约而同全都提到了短视频侵权、盗版等问题,火药味儿浓厚。

樊路远称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短视频盗版,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喊话“要走正道”,爱奇艺CEO龚宇则直言:“短视频二创是软盗版。”

“优爱腾”感慨的背后,既隐含着短视频与长视频行业之间的暗战,同时也是中国长视频行业10年投入10年亏损的残酷现实。

作为长视频领域里摸爬滚打至今的优爱腾,打过了版权大战,经历了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再到视频会员付费模式的探索,再到有的选择亏损上市,直到现在行业还是普遍处于亏损状态。高企的内容投入下,营收仍难以覆盖成本,而整体视频领域的竞争持续胶着,靠二次元起家、亚文化圈层的B站在加速出圈,越来越多的用户把碎片化时间花在抖音、快手等迅速崛起的短视频平台上。

“难!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樊路远感慨,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 

“打击酒驾”、“二创是软盗版”

优爱腾三家不约而同的发言背后,短视频涉及的版权矛盾在今年再次爆发。

今年4月,“500余名艺人发声反对短视频侵权”冲上热搜。从行业来看,不久前“爱优腾芒”等长视频平台以及其他影视传媒单位共同发布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以今年优酷的热播网剧《山河令》为例,此前第一财经记者查看抖音、快手等多家短视频平台发现,短视频平台上存在大量《山河令》剪辑片段,播放量较高的达上百万,点赞达几十万。一旦长视频平台将版权问题确定,短视频平台将受到冲击。

“现在,若论市值比,B站、快手是大哥。但我们对年轻人的培养,总不能从盗播剪辑来吧。”樊路远在台上呛声。他说,反对侵权不是反对短视频的发展,而是创造规范的创作环境,要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建立短视频“先授权再使用”的行业规则。“打击侵权就是鼓励原创,部分视频创作者对版权内容采取简单粗暴的切条、搬运,不仅给长视频版权方带来损失,也挤占了其他原创短视频创作者的空间。”

腾讯孙忠怀也在演讲中谈到了长短视频行业里的突出问题。

他表示,一方面,在繁荣的市场背后,仍有不少以低俗糟粕博取关注的短视频内容,这些内容的广泛传播消耗了用户的大量时间,并在洗脑式的简单重复中,潜移默化地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尤其对心理尚未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 ;另一方面,切条搬运式的短视频内容泛滥,这类对于长视频内容的拆解式速看,不仅侵犯了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又消解了影视作品的艺术价值。

“这不仅打击了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更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行业的长期发展,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孙忠怀表示。

孙忠怀的表态还引发了今日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的“回怼”,称“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龚宇也提到了短视频二次创作的问题,他直言这种方式是软盗版。“比如很多‘二创’是用没有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来掩盖盗版的本质。” 

他算了笔账:对平台来说,作品的制作成本是每分钟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在长视频播出的平台之外,分段式的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已经基本是同一个量级的了,然而付出的成本可能相差10倍甚至20倍 。

长短视频之争

长短视频之争背后,短视频平台的行业地位已经全面超越综合视频平台。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泛网络视听领域市场规模超6000亿,较2019年增长32.3%。但与此同时,网络视听行业的市场构成已经发生变化:“短视频”占比位列第一,市场规模2051.3亿,同比增长57.5%;对比之下以“爱优腾”等为代表的“综合视频”屈居第二,市场规模1190.3亿,同比增长16.3%。

从用户规模来看,短视频增长迅猛,用户规模达到 8.73 亿,截至去年 12 月的数据显示,日均使用时长达到 120 分钟,截至今年 3 月达到了 125 分钟。 从用户拉新来看,新网民中,20.4% 的人第一次上网时使用的就是短视频应用,仅有 4.5% 的人第一次上网是 “看电影、电视剧、综艺等 ”。

除了应对短视频冲击,长视频行业自身也有包括“内容注水”、“唯流量论”等问题待解。

以影视内容为例,就有剧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短视频剧情精炼、简短,每集五分钟就可以了解剧情,省下追剧的时间成本,还能顺便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剧情花絮与主演互动。

孙忠怀也提到,造成切条搬运式短视频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内容注水。”他认为,“包括高热剧集在内,节奏太慢、剧情拖沓、注水戏太多的质疑持续存在,用户已经习惯倍速看剧,对注水作品不再买单,这些都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相关调查数据印证了他的观点,有28.2% 的用户不按原速看网络视频节目。有超过一半的用户认为,剧情拖沓、不感兴趣是倍速看剧的原因。

“对于我们做内容的人来说,看到这个数据心里很不好受。”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周结说,“但是不是说明我们的内容还是需要进一步精炼?包袱设计得更好?”

“此外,天价片酬、唯流量论、争抢番位等不和谐、不健康的因素,渗透在内容生产、播出的各个环节,这些不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影响行业正常秩序的乱象破坏了影视生态,禁锢了行业发展。”孙忠怀称。

直面行业问题,长视频如何破局?

持续生产优质内容,才是核心的竞争力。孙忠怀表示,腾讯视频通过对产业上下游的综合布局,携手行业伙伴,推动多元化、正能量内容的创作开发,推动影视产业的长期、稳定发展。樊路远也表示,要不断推出精品内容,让正能量成为大流量。

剧场化也正在成为网络剧播出的重要编排形式。龚宇预计,视频行业受众逐渐分众化成为趋势,2021年除了迷雾剧场外,还会推出以青年女性为受众群体的恋恋剧场和以大众型喜剧为主的小逗剧场。

芒果TV党委书记、总裁蔡怀军也谈到,长视频从来不是在温室中成长的,虽然还没有进入良性生态,但长视频是大众生活的刚需,是视频行业的主流,“代表着规模性、高品质和影响力。是流量的聚集地和话题的爆发地,也是优质IP的来源、生态的基石。”他认为,要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引领年轻人的价值观,抓住年轻人才能抓住未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