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香果女孩家属回应被退32元:继续民事索赔

  • A+
所属分类:桌球竞技

13日, 记者从百香果女孩杨某燕家属及代理律师侯士朝处获悉,家属已于3月12日收到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寄出的《执行案件结案通知书》,至此,凶手杨光毅对受害女孩及家属退赃已全部执行完毕 。

杨某燕的母亲陈礼言告诉记者,此前已将杨某燕遗体进行火化,但因为一直没有拿到民事赔偿,所以一直未能给杨某燕办理后事,“到现在还没能按照当地民俗为她选好办后事的日子。”

2018年10月4日,广西钦州10岁女孩晴晴在从卖百香果回家的路上,被同村29岁男子杨光毅持刀捅伤、割喉后直至昏迷并实施奸淫。最后,女孩被装入蛇皮袋抛尸荒野。

凶手承认其在外打工时曾猥亵一名五六岁的女童,一文回顾百香果女孩案>>

10岁“百香果女孩”惨遭毒手

“我们没有保护好英雄的孩子,哪怕她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也不该有如此悲惨的遭遇。”了解到杨某燕的身世,长期代理女性儿童权益案件的万淼焱律师不禁感慨。

陈礼言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2009年,她丈夫去合浦县星岛湖做伐木工,一天晚上在救一名落水儿童时,不幸遇难。这位见义勇为的父亲走后,留下了5个孩子,除了4个女儿外,当时最小的儿子还在母亲腹中。

为了拉扯5个孩子,陈礼言辛苦劳作,“帮人家施肥、除草、打零工,什么都做”。这位51岁的母亲显得苍老而瘦小。5月10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来到灵山县伯劳镇平心村,看到这家人居住的3间泥瓦房,部分墙面已开裂,门上贴着广西脱贫攻坚精准帮扶联系卡。

3年前,陈礼言将家中1亩多地全部种上了百香果,指望家里能多一些收入。

“那天,燕子要是等姐姐一起去卖百香果就好了!”杨某燕的舅舅陈天传说。2018年10月4日中午,杨某燕和三姐在自家地里摘好百香果后,独自扛着编织袋,拿到对面山头的百香果收购点去卖。三姐在家中等了很久不见妹妹回来,赶紧告诉了妈妈。一家人没想到,燕子遭受了巨大的不幸。

经法医学鉴定,杨某燕的死因是被他人强暴伤害过程中,胃内容物反流进入气管、支气管和气管被锐器刺破,气管外周围血管损伤出血,血液直接流入气管、支气管,造成气管、支气管填塞致机械性窒息而死亡。这成为法院以强奸罪,而非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的定罪依据。

在当地村民印象中,杨某燕是个懂事、可爱的女孩。陈礼言的家中,保存着多张学校颁发给杨某燕的奖状。

对凶手是否应进行精神病鉴定

在一审判决书中,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杨光毅的父亲作证称,杨光毅精神有些不正常,说话结巴,平时不接触人,喜欢和小孩子玩,性格孤僻,有时会偷女人的内衣,但没去医院治疗过。

一审宣判后,杨光毅提起上诉,以其没有控辨能力为由,请求法院从轻处罚。其指定辩护人申请对杨光毅进行精神病鉴定。

法院一审、二审时对此未予认可。二审法院认为,经查,杨光毅没有精神病史,未能提供相关治疗依据;杨光毅作案逻辑性强,具有自我保护意识以及控辨能力;杨光毅庭审表现正常,从庭审看,虽然杨光毅说话慢,且不够连贯,但能够详细说出作案全过程,思维清晰,神情专注。故杨光毅对其犯罪行为的性质具有明确认知能力,能够控制自己实施犯罪的行为,杨光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法院对申请精神病鉴定的意见不予采纳。

“对民众朴素的愤怒我感同身受,但出于法律人的理性,我认为这起涉及死刑的案件尚未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万淼焱说。

万淼焱表示,二审判决书中多次出现“控辨能力”,是指控制和辨认自己行为的能力,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重大恶性案件,公安机关在固定下犯罪事实后应立即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万淼焱认为,在我国现行精神病司法鉴定体制下,申请人的鉴定申请并不必然启动鉴定程序,其决定权在司法机关,但为使最终判决令人信服,她建议对杨光毅补充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

5月10日,陈礼言委托河北驰舟律师事务所律师侯士朝为申诉代理律师。侯士朝经调查走访则认为,杨光毅作案时非常冷静,心狠手辣,手段残忍,步骤非常有逻辑性。“包括抛尸灭迹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把尸体泡在水里十多分钟后、确认死亡再捞出来,他是一个沉稳的人,精神上没有问题。”侯士朝说。

受害经过:提前候在竹林劫持,强行抱上山掐晕

钦州中院一审判决书显示,从派出所接回杨光毅后,父亲杨昇对其问话,杨光毅承认自己作案。当天凌晨,杨昇陪同杨光毅到伯劳派出所投案。

10月6日6时14分至7时38分,警方带领杨光毅指认现场。经勘验,杨光毅作案地点达15处。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10月4日中午12点左右,10岁的丽丽独自一人,拿着红色蛇皮袋装的百香果,来到杨光毅家一楼的百香果收购处售卖。杨光毅顿时起了色心,“想抱她玩一下。”随后,杨光毅跑到家对面,丽丽回家必经的竹棚下面等候。其间,杨光毅在竹棚下小便,被村民“粘四”撞见,对方还提醒他不雅观,但杨光毅并未理会。

一分钟后,丽丽卖完果子,拿着红色蛇皮袋过来了。杨光毅见状,伸出双手去抱她,丽丽挣扎,并告诉杨光毅,“要回家做工”。杨光毅没有理会,继续抱着往前走。

2020年5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在陈天传的带领下,在丽丽第一次被抱走的地方看到,此处往回走,距离杨光毅家不足50米,距离丽丽家直线不超500米,周围虽竹林茂密,但不时有村民经过。

判决书载明,杨光毅抱着丽丽走到刚刚小便的地方,便动手摸丽丽,后者挣扎,吵着要回家。杨光毅骗她,“我抱你回家吧。”边说边将丽丽抱着朝旁边的瘦沙岭山上走。快到山顶时,丽丽挣脱,向山下逃去。逃了30米左右,被杨光毅追上。丽丽仍然在大哭大叫,杨光毅干脆用手大力掐住她脖子,直到丽丽晕厥。丽丽昏厥后,杨光毅将丽丽装到那只红色蛇皮袋,然后扛在肩膀上继续朝山顶走去。

判决书显示,到了山顶后,杨光毅“用力将肩膀上的红色蛇皮袋扔到地上”,再次伸出双手去掐丽丽颈部,大约10多分钟后,丽丽不再出声,但眼睛睁着,身体还在微微挪动。杨光毅随即摸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其后,杨光毅先将丽丽的32元钱揣进自己口袋,然后实施了强奸……并把丽丽遗体泡水后,抛弃在鱼尾岭的一棵桉树下。

来源:综合 正观视频、澎湃新闻、红星新闻、上游新闻、新京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