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13个跌停背后 霍氏家族接连爆雷

  • A+
所属分类:赛事直播

原标题:仁东控股13个跌停背后 霍氏家族接连爆雷 来源: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时间追溯到2018年初。

一个30出头的年轻人,出资13亿元,取得了民盛金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647.SZ,以下简称“民盛金科”)的实际控制权。

2018年8月,收购完成之后,民盛金科改名为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两年零三个月的“走牛行情”,股价从12元涨到64元,整整翻了五倍还有余。

戏剧性的是,从历史最高价跌回原形,仁东控股的崩盘只用了13个交易日――从2020年11月25日开始,仁东控股连续跌停至今,股价已从60元之上跌回至12月11日的15.29元。

年轻人的名字叫霍东,内蒙古首富霍庆华家族的第二代。在收购民盛金科这件事情上,霍东一战成名。两年之后,仁东控股的连续跌停,令霍东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拿下“002647”

2018年1月15日,一家名为“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驱科技”,其后更名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为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的企业成立,注册资本金为30亿元人民币(认缴),经营范围包括“合同能源管理、货运代理、销售煤炭在内的多种业务”。

云驱科技注册成立的16天之后,也就是2018年1月31日――云驱科技与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民众创新”)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民众创新将所持有的民盛金科10.77%的股权转让给云驱科技,转让价格按照民盛金科停牌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32.43元来计算,总额约为13亿元。

同一日,云驱科技还获得了民盛金科另外一名股东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13.82%股份的表决权委托。

加上云驱科技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天津”)、赵美合计持有5.31%的股权,云驱科技总计获得了29.90%的民盛金科股权。

民盛金科的原控股股东――和柚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柚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郝江波出具《关于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承诺》之后,云驱科技成为民盛金科的实际控制方。

1987年出生的霍东,对云驱科技拥有99.9%的控股权。具体的路径是:霍东99.9%持股仁东集团公司,仁东集团公司100%持股仁东天津,仁东天津100%持股云驱科技。

自此,霍东成为民盛金科的实际控制人。

在新一届的董事会选举上,霍东被选为民盛金科的董事长,其简历如下:

霍东,1987年9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2010年至2017年,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华集团”),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2017年9月创办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时兼任仁东天津监事,云驱科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霍东之前任职的庆华集团,由内蒙古首富霍庆华一手创办,霍东为霍氏家族成员。在日后的资本市场,霍东和他的仁东控股,发挥了重要影响力。

一边爆雷,一边狂涨

彼时,霍东拿到的民盛金科,是一家亏损企业。

民盛金科的2017年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亏损2.16亿元,营业收入为9.5亿元。公司主营业务已从铜加工产业转型为第三方支付、保理、供应链管理等金融科技相关的业务。

2018年8月3日,霍东就任董事长之后不久,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股票代码不变,仍为002647。控股股东云驱科技,也同时期更名为内蒙古仁东科技有限公司,其后又迁址至北京,更名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信息”)。

霍东被其他股东视为这家主业亏损、未来堪忧的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仁东控股的股价也因此一路上涨,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霍东的背后还站着霍庆华和他的庆华集团。

仁东控股的其他股东亦有问题曝出,比如转让10.77%股权给霍东的民众创新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永东,其剩余持有的部分仁东控股股权,因为债务纠纷,在2018年8月被司法轮候冻结。

2018年半年报显示,霍东入主之后,仁东控股迅速扭亏为盈,当期净利润为957万元,公司在第三方支付、保理、供应链管理三大板块业务的基础上,又加入了融资租赁业务和互联网小贷业务。

仁东控股的第三支付平台――合利宝,是民盛金科时期,收购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而来。合利宝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发展并不容易。

2017年,合利宝业绩未能达到收购时候的承诺,为此,原控股股东和柚集团和新控股股东仁东信息,需要对公司进行2017年度业绩补偿。

作为新控股股东,霍东最终补偿了上市公司在合利宝收购上的业绩承诺款1.4亿元,仁东控股在2018半年报中将其解读为:体现了大股东的的诚信和实力。

2018年10月,仁东控股因为信披违规被浙江证监局警示,公司时任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闫伟辞职,董秘杨凯辞职。

2019年4月,仁东控股公布了2018年报,公司扭亏为盈,取得了5300万元净利润,营业收入为15亿元,同比增加了56%。

此时,仁东控股的股价仍在14元附近震荡,距离其一飞冲天,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虽然业绩取得了大幅增长,但仁东控股的资金却看起来并不充裕。2019年4月23日,仁东控股公告,公司拟向控股股东借款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借款年利率不超过7.5%,该借款主要用于公司经营、周转使用,支持公司对外投资项目,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核心竞争力。

也就是在2019年4月底,霍东将内蒙古仁东科技有限公司(仁东信息前身)迁至北京,并更名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这个时候,霍东的原来的任职企业――庆华集团,已经被申请破产重整。霍庆华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面临的形势严峻,压力很大”。庆华集团已经被多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从2018年财务数据上看,业绩增长、利润增加的仁东控股,在霍东的经营之下应该是获得了重生。

在2018靓丽的年报业绩公布三个月之后,2019年7月,仁东控股突然宣布,实际控制人霍东将仁东控股21.2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以下简称“海淀国资委”)旗下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金科集团”)行使,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也因此变更为海淀国资委,期限为一年。

2019年11月,海金科集团与霍东一方正式签订股权委托协议。仁东控股股价开始一路上涨,一年时间里,股价从14元涨到了64元。

股价坠落

霍东于2019年1月创办了仁东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其本人,副董事长为其妻赵佳。仁东集团的注册资本金为20亿元,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包含了供应链管理、销售煤炭、互联网信息服务、销售食品等等几十项内容。从最近的诉讼关联案件来看,能源行业相关的业务涉及较多。 诉讼信息显示,从2019年9月起,仁东集团有限公司与长春中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青岛中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存在合同纠纷引发的诉讼,官司目前未结。

经济观察报记者向仁东控股、霍东本人以电话和邮件的方式,询问霍东所控制企业的债务情况,以及所持仁东控股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原因,与庆华集团是否有所关联?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亦未回复邮件。

从工商信息的股权关系上,庆华集团与霍东的仁东集团,没有明显的关联。

2020年4月底,仁东控股的2019年报披露,公司营业收入增长到18亿元,净利润却回落至2990万,虽然霍东的持股被托管给海淀国资委,仁东控股的股价却一路上涨。

另外一方面,霍氏家族的霍庆华和他的庆华集团经营情况不断恶化,2020年5月,霍庆华被青海西宁两级法院同时限制高消费,列为失信人。

2020年11月,海金科集团在股权托管协议期满之后,不再续签,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变回霍东。

11月25日,仁东控股尾盘放量跌停。此后至今的13个交易日,仁东控股开始无量跌停,每天都是一百多万手的砸盘,被套住的中小投资者欲哭无泪。

12月7日,仁东控股传来其控股股东仁东信息所持公司部分股权,被山西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有投资者问仁东控股:“最近贵公司股票连续跌停,投资者损失极其惨重。贵公司是否有尚未发布的公告?贵公司是否涉嫌信披违规?”

仁东控股回复:具体情况请以公司已披露的公告信息为准。仁东集团有限公司诉讼缠身、仁东控股的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庆华集团申请破产重整、霍庆华被列为失信人……接连爆雷之下,仁东控股的股价从11月20日最高价64.72元至今,经历13个跌停之后,跌去8成,市值蒸发约270亿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